正规买球app-靠谱的外围买球网站

研究动态

【AFR观点】史晋川:大科技公司在双循环战略中的作用

发布时间:2020-11-02 15:27:15 作者: 来源:经济观察网 阅读:

微信图片_20201102152505.jpg

在国家的双循环的战略实施当中,我认为国内大的科技公司应该起到这么一种作用: 通过追踪新产品和新技术来引导国内消费者的新偏好和新需求; 同时,通过了解新偏好和新需求在市场上起来之后的动态,及时反馈到产业部门,来改善或提升新技术和新产品, 促使市场供需保持高水平的动态均衡。这个观点实际上意味着国家双循环战略的实施,从宏观上来看,它必须要从总需求和总供给互动的方面来把握;从微观上来看,它要从市场上产品(服务)的供给和需求这两个方面来把握。

       一、应从总供给和总需求互动的角度看待双循环战略的实施

  今天如果单纯的从总需求方面来解读双循环,可能对双循环战略的实施会有一些误导。现在强调国内需求为主,然后国际国内需求双循环,其实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连续11年中国的外贸依存度都降低了。我们的外贸依存度从2008年的56.4到了2019年的31.9,降下来24.5个百分点。这个过程中,外贸依存度实际上可以分成同总需求和总供给有关的两个部分:外贸依存度当中的出口以及相应的出口依存度,是跟总需求有关的部分,出口依存度从2008年的31.4降到2019年的17.4,降了14个百分点。但是,同时可以看到,攸关总需求方面的出口需求即依存度的下降,伴随的是总供给方面的进口依存度的下降,在宏观经济的恒等式中进口是属于总供给的因素,进口依存度在2008年是24.9,而到2019年14.5,它也往下降了10.5个百分点。所以,我国的外贸依存度的下降,伴随的是总供给方面的进口和总需求方面的出口同时的下降。因此,在宏观上看双循环战略的实施,必须要从总供给和总需求互动的角度来看。

  我国今后在总需求方面要形成以国内市场为主体,即内需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格局,相对来说是容易的;但要在总供给方面形成以国内产业为主导,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格局,相对来说是更加困难的;总供给和总需求之间的互动匹配、促进及动态均衡是非常不容易的。


二、需重视通过供给侧结构改革来引导高质量的发展

  我们从长期来看,如果在总供给方面不能形成国内高端产业领域,包括产业链、技术链、价值链为主的国际国内双循环,那么就不太可能在总需求方面形成一个高质量的以国内需求为主体,国际国内需求双循环的这么一种新格局。如果不注重总供给和总需求的互动,不注重总供给方面的因素对总需求的影响,中国在未来最多形成一个比较中低端的市场为主的国内需求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环的这么一种格局。

  我们绝不能仅仅从总供给保持不变的前提下来考虑总需求以及市场需求和国内消费需求问题。一方面,消费需求显然会受到收入水平的影响,但收入水平在长期当中其本身也是会依赖于就业,而就业的背后是产业转型、结构升级和技术进步;如果没有很好的技术进步和产业转型,就业是有问题的,特别是结构性的失业会很突出,收入水平会受到影响,需求本身也因此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消费需求会受收入水平的影响,收入水平也会受到供给面的影响。另外一方面,消费需求不仅受到收入水平的影响,也会受到消费者、居民或者家庭偏好的影响。影响偏好的两大因素中,一个是中短期的因素,中短期影响偏好的因素实际上就是厂商的营销策略等这样的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会影响到居民的偏好的强度,从而影响到消费需求支出。但是,中长期更重要的影响偏好的因素是什么?这就是新技术和新产品。新技术和新产品的最大作用是引导或者诱发出需求者新的偏好,它跟营销广告不一样,那是对已有偏好的强度增加,新技术、新产品是引导新偏好,诱发出新偏好。所以,在双循环战略的实施过程中,我们必须非常重视从总需求与总供给、市场需求与市场供给互动的角度来看问题,必须十分重视从新技术---新产品--新偏好--新需求这样的一种供需逻辑链条。

  如果我们现在仅仅停留在原有的偏好--需求模式中来发掘内需,那这一定是一个低水平的以中低产品市场需求为主的国内需求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的这么一个格局。我们今天要考虑是高质量的发展,我们就要考虑更多的问题就是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改革来引导和诱发新的需求。这些新需求的引导和诱发是跟新技术、新产品和新的偏好有关。而越是新的需求,比方说这些年来消费者对智能手机的需求,对游戏服务的需求等等,它的需求收入弹性是越大的,它代表着今后市场的发展方向,市场需求扩展空间也更大。


三、国内大科技公司应成为市场供给和需求间的重要桥梁

  我们如果宏观层面上不重视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关系,在微观层面上不重视市场的各种产品和服务的供给和需求的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关系,那么内需就主要是由原有的偏好--需求模式为主体的,这将不利于国内的技术进步和产业转型升级,也不利于就业和收入的增长,最终也会不利于内需的拓展和扩大。可以想象,如果中国的内需当中绝大部分的新产品、新偏好和新需求这条逻辑链的发端都是从国外的新技术开始,也就是都是依靠国外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创新来引导和主导的,那么我们就根本不可能真正的形成以国内需求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的这样一种新的战略格局。

  如果按照这样的一个宏观思路来考虑双循环战略实施问题,我们的现代服务业中的科技公司,特别像阿里巴巴、京东、蚂蚁集团、美团等这样的高科技公司,就应该在做好原有偏好--需求的模式中挖掘更大的内需的同时,把它的战略方向及主要精力放到追踪新技术、新产品,引导新偏好、新需求的方面;然后再通过了解新偏好和新需求,及时反馈到产业部门,来促进改善或提升新技术和新产品。基于这样的宏观思路,我认为我国大的科技公司应在双循环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它们的战略任务就是应该成为市场的供给和需求之间的一个重要桥梁。

  总需求当中的三驾马车――消费、投资、出口,其中的投资它本身就是有两重性的,这是在80多年前的哈罗德――多玛经济增长模型中就提出来的理论。什么叫投资两重性?就是作为投资,它在经济运行的当期是一种需求,但是在未来时期,投资一旦完成,形成生产能力之后,它就变成了供给。所以,长期当中必须重视投资两重性的问题,充分注意考虑总供给与总需求、市场需求与市场供给的相互影响,把握两者的动态均衡。在这个动态过程中,我们的高科技公司及金融科技公司,在供给层面,应该对尖端核心技术的发展、对关键设备的发展、对重要零部件相关产业的发展,给予更多的关注和支持。金融服务业不仅仅要关心消费者及需求,同时也应该更多的关心厂商、投资者和企业家。也就是说,金融行业在中长期应该有意识地关注投资两重性的动态过程中消费者和投资者、市场需求和市场供给的匹配及动态均衡,利用其科技优势在双循环过程中发挥其独特且且具有战略意义的作用。